海峽兩岸青年環保交流會

2007年8月23日,由香港環境保護協會發起、組織的“情系一片天”海峽兩岸青年環保交流會暨氣候變化公眾參與主題論壇在海口濱海大酒店多功能廳舉行。北大、清華、復旦、臺灣大學、澳門大學等60餘所高校學子,武漢綠色基金、山西省環境文化促進會、溫州市綠眼睛環境文化中心等NGO環保組織代表, 共約120餘名環保青年、學子參加了本次論壇。海南省林業局辦公室主任黃金城博士致歡迎詞,海南師範大學生物系副主任、教授劉強博士作題為“全球暖化—— 路在何方”的主題發言。

為順利召開本次論壇,論壇主辦方——香港環境保護協會,安排第一批共60名學子於一個月前以暑期實習身份對APP海南造林、造紙進行了深入考察和調研,第二批共60名環保青年、學子在中山大學集結後,開赴海南,以分組方式對APP海南造林、造紙進行了為期一天的考察和 調研。他們考察、調研的範圍包括:一、APP(中國)是否超規劃在生態保護區造林?是否在25度以上坡地造林?二、APP(中國)是否存在毀林造林行為? 三、規模種植單一漿紙林——桉樹,會否破壞生物多樣性?桉樹是不是破壞地力的抽水機、抽肥機?四、作為年產300萬噸的制漿企業——APP(中國)金海漿 有限公司的投產是不是加速了APP(中國)在海南的毀林造林行為?其廢水處理是不是符合國家環保標準?

尤其難能可貴的是,論壇主辦方還特別安排5人小組秘密潛入爭議最大的海南鸚哥嶺保護區,實地調研APP(中國)在該地區是否存在毀林造林情況。

因為有了上述細緻、深入的考察、調研,所以論壇甫始場面便開始激烈,尤其是GP綠眼睛環境文化中心代表方明和先生的發言,有如一石激起千層浪,一下子將論壇 推向了高潮。方在其發言中非常尖銳的指出:一、“我”是一名非常堅定的“綠色和平”志願者,對本次論壇方——香港環境保護協會是否收了APP(中國)的贊助表示擔憂,希望香港環境保護協會既不要收取APP(中國)的贊助,也不要收取“綠色和平”的費用,這樣才能使本次活動、本次論壇更加客觀和公正。二、本 著實事求是的態度希望APP(中國)對“綠色和平”指控的 “毀林造林”事實給關注此事的全國廣大公眾一個交代,要勇於承認錯誤、改正錯誤。三、或許是近墨者黑的緣故,剛才已經發言的同學對APP(中國)投了贊成 票,這與“綠色和平”的報告截然相反,不排除“洗腦”的嫌疑。四、作為一名 “綠色和平”志願者,“我”宣告論壇之前拒絕使用金光APP生產的紙張,論壇之後也不會使用金光APP生產的紙張。

方明和發言完畢,北大學子代表5人小組在發言中指出:方明和先生只代表他自己、代表綠色和平,不能代表所有參加本次交流、論壇的兩岸三地環保青年、學子,更不能代表5人小組。可 以肯定的是,本次交流、論壇不存在幕後“黑金”,5人小組的工作是獨立的,沒有受到任何第三方干預。其實,要證明APP是否進行了大規模的“毀林造林”, 只要把當時的衛星雲圖找出來加以對比就可以明瞭。

來自湖北、海南的代表在積極肯定APP(中國)科學造林、環保造紙的同時,指出:本次以暑 期實習身份對APP(中國)海南造林、造紙作了長達一個月的深入考察、調研,考察範圍是廣泛的,調研內容是豐富的,過程也是獨立、全面和客觀的,不存在近 墨者黑的問題,所以,方同學的說法沒有根據。而對於方先生拒用APP紙張的問題,與會一位學生代表說:“不用APP的紙,還要用別的企業生產的紙,請問方 先生你對所用的紙張生產過程都作過環保調查嗎?”方先生回答說沒有,而且,還在隨後回答是否親臨一線到APP造林、造紙現場作過考察、調研的質疑時,方說他本人沒有去過。他由此承認自己和其他綠色和平志願者有些激進,但出發點是好的,對APP沒有惡意。

更多的代表在發言中非常感謝香港環境保 護協會給兩岸三地環保青年、學子提供了這麼一個難得的交流、學習的機會,使大家能夠近距離地瞭解APP、瞭解APP“造林毀林”事件真相。他們說:所到林 地,看到的是小草葳莛、鳥語花香、蝴蝶飛舞、青蛙蹦跳……那些指責桉樹是抽水機、抽肥機的說法是不科學的,是沒有到實地考察的片面之言;所到之處,不存在 大面積毀林造林的情況,也不存在大量25度以上坡地造林情況,偶爾有一些砍伐的樹樁,那也是造林規範手冊許可的;在發展層面,大力發展人工速生豐產用才 林、漿紙林,既有效綠化了祖國,又從源頭發展壯大了中國造紙工業,是兩全其美的好事,值得提倡和推廣。

針對有關本次交流、論壇的經費質疑, 香港環境保護協會主席樊熙泰先生告訴大家說:“在母親的感召下,我自小就是一個熱身公益、熱身環保的積極分子,香港環保協會的啟動資金是我自己原本賣房為 母親治病而母親突然逝世沒有來得及用上的200多萬元。發起組織本次兩岸三地環保青年、學子交流、論壇是為了履行對母親的諾言,是為日益惡化的全球暖化問 、題貢獻自己的一分心力。之所以將論壇地點選擇在海南,將APP海南造林、造紙定為考察的對象,是因為海南師範大學是萬人敬仰、哀悼的郭麗華老師生前奮鬥、 死後靈魂安息的地方,我們要給她的兒子頒發我會第一筆‘環保獎學金’。選擇APP,是因為APP‘造林毀林’的典型意義。我可以非常負責任地告訴大家,本次考察、調研全程是獨立的,不存在‘洗腦’的問題,不存在APP暗中支助經費的問題。”

有感於本次論壇兩種針鋒相對的聲音,記者在論壇間隙 採訪了主題發言者劉強博士。劉博士說:“APP在中國遇到的問題,是生態環保和經濟發展的問題,很突出也很正常。作為國家產業政策,林漿紙一體化方向是正 確的,但單一樹種帶來的生態問題也不容忽視。這裏需要成立專門的專案組,對包括APP在內的主要林漿紙企業做跟蹤研究,只有如此才會形成權威的結論,才能 更好的指導中國林漿紙一體化事業。”劉博士同時也強調,雖然身在海南,他至今還沒有去APP造林、造紙現場實地做過調研,相信很多環保人士也沒有去過現 場,對APP的瞭解都局限於網路、電視和紙媒,也就是綠色和平的那份報告,希望能有更多像香港環保協會這樣的民間社團組織更多這樣的活動,讓更多的公眾知 道APP“毀林造林”的真相。

 

網易博客:綠色和平綠眼睛承認自己激進沒有去過爭議現場

http://shengtaiwenmin.blog.163.com/blog/static/54587910200792451715738/

企博網:金光集團APP:綠色和平PK兩岸三地環保青年、學子

http://www.bokee.net/newcirclemodule/article_viewEntry.do?id=1222933&circleId=13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