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樂團

在香港,有這樣一個中樂團,他們用的全部是自行研發的「環保胡琴」,這種胡琴使用可再生的PET聚酯纖維膜取代蟒蛇皮,不但使胡琴的音量、音色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優化,更保護了環境和數以萬計的蟒蛇。香港中樂團用自己的方式為打造綠色中國做貢獻,他們還用中樂向全世界宣布,在中國,藝術和環保可以雙贏!

AC040614

環保胡琴系列是香港中樂團成立的樂器研究室為發展和完善民族管弦樂的整體音色而研發創新的系列樂器, 其設計概念包括環保、傳承和創新三個方面。環保胡琴採用可分解、可再生的PET聚酯薄膜取代傳統上採用的蟒蛇皮作胡琴的主振膜,使樂隊的高、中、低音音量增大,革胡和低音革胡的研發更彌補了中國弦樂在低音音域上的空缺,使樂隊音色達到了完美統一,研製過程歷時四年半,現作為常規樂器在樂團試用,至今已在海內外演出了過千場。

傳統胡琴問題多

「千年來,中華民族的拉弦樂器製作都依賴蟒蛇皮。一條四公尺長的蟒蛇皮僅能供12把胡琴使用,而全中 國一年要製作胡琴50萬把,得宰殺幾萬條蟒蛇。破壞自然的平衡,不符合可持續發展的理念不說,樂隊還會因為胡琴是蛇皮製品,而受到很多國家海關的管制。外出演出時,經常看到外籍人士瞪大了眼看覑革胡上的那一大片蛇皮,議論我們不夠環保。此外,以蟒蛇皮製作的胡琴在物理性能上可說是比較落後的,受環境變化的影響很大。」香港中樂團樂器研究改革主任阮仕春說道。

阮仕春解釋說,與西洋弦樂器採用的板振模式不同,中國弦樂器採用膜振模式發聲,聲音的高低、大小等都取決與膜的狀態,蟒蛇皮的規格難以統一,這令每一把胡琴都有自己獨特的音色加上蟒蛇皮對氣溫、濕度非常敏感,環境稍有變化,聲音就可能隨之改變,幅度之 大,有時猶如「男中音」變「女高音」一樣,而且並非樂師的演奏技術能控制。這些令中國弦樂難以發出統一的音色,聲部的音量也很難像西洋弦樂那樣音量與樂隊的人數成正比。

此外,中國民樂在拉弦低音樂器方面可以說十分不理想,這幾乎已經成為民樂團進一步發展的阻力。很多民樂團仍以板振的大提琴和倍大提琴作為拉弦低音樂器,使得整體效果不倫不類。為了在追求藝術進步的同時還能兼顧環保,2005年香港中樂團樂器研究室開始對胡琴進行改革創新,最終讓這一創意環保概念能成為現實。「新的環保胡琴不但在音色上與傳統胡琴無異,並在性能上得到了大幅度的改進,重新改良過的革胡和低 音革胡還使得現代民族管弦樂隊整體音效得到了改進,更讓全世界都知道,中國的環保是多方面的!。」阮仕春總結道。

小小薄膜學問多

「改革胡琴的主要核心包括三點,首先要選出可以代替蟒蛇皮的膜材料,其次這個材料必須是環保且耐用 的,第三就是要重新設計共鳴箱以提升樂器的物理性能。」阮仕春說道,「很多人以為我們只是把蛇皮換成PET聚酯纖維膜這麼簡單,其實背後的學問很大,我們 要將整個樂器的共鳴箱重新設計調整,遷就這種新材質的主振膜,而且這種環保胡琴的性質和音色必須比以前更好才能說服大家使用新的環保胡琴。」為了讓新的環保胡琴能夠被更多的人接受,阮仕春在改造的時候定下三個基本原則,基本音色不變,演奏方法不變,基本性質和樣式不變。

團隊精神成就多

為進行樂器改革,香港中樂團理事會2005年對樂團體制進行了改革,成立樂器研究室,設置樂器研究改 革主任一職,調派有樂器改革經驗的柳琴首席阮仕春擔任;並成立樂器改革小組,由藝術總監領導,全團各聲部的首席樂師和聲部長參與,義務工作。挑選年青好手 成立改革樂器試奏小組。由行政總監統籌,定期召開樂器改革檢討會議,全方位徵集意見。改革工作在沒有專項資金下,憑樂團成員的奉獻精神展開。樂器研究改革主任在家中自設工作室,解決沒有研究室的困難。這打破了幾十年來樂團只管演奏的營運模式,激發起創造動力。

環保胡琴系列由研發至完成用了四年半時間,速度是驚人的。為確保研發成果立即進入樂隊試用,我們邊試、邊改、邊換,讓新樂器逐漸進入樂隊,淘汰舊樂器。發現問題立即解決,確保成效符合設計要求,由藝術總監作最終鑒定。樂團常年不斷排練、演出,舞台效果 是鑒定研究成果的最可靠方法。集樂團、研究所、樂器廠功能於一身,已成為樂團的新理念。

曾德成局長更對「環保胡琴」系列表示讚揚:「它的成功,是香港為宏揚中華文化作出貢獻的出色範例。」

環保胡琴好評多

在管理層的鼎力支持下,香港中樂團一步一步將所有的胡琴盡數換為環保胡琴,成為了世界上首支全環保胡琴的中樂團,並且得到了各界的好評。環保胡琴在比利時「克拉勒」國際音樂節上首次亮相,受到熱烈歡迎。而在「上海世博」的演出中,閻惠昌總監介紹了環保胡琴後,觀眾非常激動,甚至在音樂會結束後起立鼓掌長達10分鐘。連續不斷的演出向全世界宣告覑中國傳統藝術在環保方面的成就。

除了演出受到夾道歡迎,使用過環保胡琴的各大樂團和名家都對環保胡琴讚不絕口。在「馬友友與香港中樂 團」的音樂會中,大提琴家馬友友初次接觸環保革胡,便立刻決定在音樂會的「安哥」環節中用環保革胡演奏一曲。加拿大胡琴演奏家高紹青亦在第一次接觸環保胡琴後,毅然決定在音樂上用環保二胡替代蟒蛇皮二胡進行演奏。這種臨時換琴的情況已經屢見不鮮,充分說明了環保胡琴系列的受歡迎程度及實用性。

如何普及困難多

「千百年來,胡琴都是用蟒蛇皮製成的,這個想法在人們的心中已經根深蒂固。我們的環保胡琴雖然做好 了,但是在開始的時候,很多樂師看到不是蟒蛇皮,心理就會產生懷疑。」阮仕春說。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以多把環保胡琴和蟒蛇皮胡琴進行雙盲的幕後試奏, 讓樂師和觀眾在「只聞其聲,不見其琴」的環境下給胡琴打分,結果每每都是環保胡琴獲勝。

阮仕春還給記者講了一個小故事,當年有一名樂師因為對環保胡琴有偏見,經常跟他們抱怨說自己的環保胡琴這裡不好,那裡不好。於是,阮仕春與香港中樂團就組織了此幕後試奏,拿來很多把環保胡琴和蟒蛇皮胡琴,讓這位樂師當聽評者給這些胡琴打分,結果是他使用 的那把環保胡琴獲得了他的最高分。「這以後,這位樂師再也不抱怨環保胡琴不好了,反而很熱愛自己的胡琴。其實只要破除對蟒蛇皮的依戀,品質高又環保的胡 琴,人人都喜歡。」他總結道。

未來環保概念多

談到未來,阮仕春表示,香港中樂團除了會繼續推廣環保胡琴,繼續舉辦「環保胡琴之旅」這類的交流演出,讓更多的國家和聽眾知道環保胡琴的好處,不斷宣傳環保之外,還籌劃將採用動物皮製成的敲擊樂器進行改良創新,用環保物料重新製作。此外,香港中樂團還將接受更多的環保胡琴訂單,讓更多的音樂愛好者可以使用到這種既環保,音色又好的胡琴。

「環保是多方面的,節能、減排這些是環保,盡自己的努力保護動物和環境也是環保。我們從力所能及的改良樂器做起,到現在成為香港的文化形象大使,積極宣傳藝術可以和環保達至雙贏的理念,未來我們還會積極努力,為我們建設的『綠色中國』而盡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