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璧山縣人民政府

千年名邑重慶璧山縣建制於唐至德二年,因境內「山出白玉,明潤如璧」而得名。璧山東靠縉雲山,西倚雲霧山,終年氣候濕潤,清榮峻茂。這座山水環繞的縣城,已在短短兩三年的時間內,初步實現從污染較為嚴重的城市向「深綠型生態化城市」的完美蛻變,走出一條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協調發展的綠色之路。2012年前三季度,璧山地區生產總值達190.3億元,固定資產投資255.1億元,地方財政收入62億元,三項指標增幅均列重慶各區縣之首。

生態治理:鐵腕治污 還綠於民

璧山縣近年來提出的「深綠型生態化城市」建設理念及在實踐中的有益探索和積極成效,與剛剛閉幕的黨的十八大提出的建設「美麗中國」願景一脈相承,打出了一張生態文明建設的靚麗名片。

漫步在這座山水環繞的縣城裡,處處瀰漫著濃濃的綠意:道路兩旁種植著高、中、低三層植被,香樟、皂 角、桂花、玉蘭、灌木錯落有致;綿延的璧南河畔,是一眼望不盡的綠樹青瓦,遠方青山如黛,身邊鳥語花香,推窗見綠,移步換景—這歸功於璧山縣三年前的「鐵 腕治污」行動。璧南河是璧山的母親河,流經7個鄉鎮,蜿蜒約10公里。近年來由於工業企業污染嚴重,璧南河水黑如墨、魚蝦絕跡、臭氣熏天,一度成為極端劣 Ⅴ類水質,而居住在璧南河周圍的市民即使門窗緊閉,也常常聞見河水散發出的惡臭,因此怨聲載道。

2009年,璧山縣委書記范明文宣佈,要用兩年時間,對璧南河全流域污染進行治理,讓河水變清、兩 岸變綠。「不治理好璧南河,我們將愧對璧山63萬父老鄉親!」隨後,璧山相繼召開璧南河、璧北河、梅江河治理專題會議,確立了「河外截污、河內清淤、外域調水、生態修復」的技術路線,並規定所有官員「承包制」監督治理河段、對污染企業限期整治、實施企業環境「零污染」等。這些措施,讓璧山縣以每天清淤 4300立方米的速度,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裡完成璧南河73公里河段清漂,成為重慶環境治理的樣本與典範。

談及璧南河治污,對污染企業的「無情」整治令許多璧山縣官員記憶猶新。璧山縣副縣長黃文傑告訴記 者,2年來,璧山縣關停取締污染源1063個,關閉污染企業325家,新建了30.8公里城市污水管網,連起全部污水出口,處理後達標排放—這相當於損失了全縣GDP的1/10,這項舉措也給璧山的財政稅收帶來「陣痛」。然而,經歷了「陣痛」過後的璧山,卻走出了一條生態保護與產業發展良性循環的發展模式。而璧山優良的生態環境,也成為其招商引資、發展新興工業的重要基礎,做到了把環境優勢轉化成產業集聚優勢。

不僅如此,璧山縣還大力實施森林工程與城市綠地工程,建成璧南河10公里綠化長廊、璧青大道17公 里綠化長廊與觀音塘濕地公園、1500畝秀湖公園等11個公園,新增城市綠地700多萬平方米。如今,璧山森林覆蓋率達43.4%,城市建成區綠化覆蓋率 達到45%,城區人均綠地面積24.6平方米,遠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生態工業:產業轉型 綠色發展

隨著璧山生態的改善,大批低污染、高新技術產業紛至沓來。如今,璧山正積極發展IT產業、現代裝備製造業、食品醫藥產業,逐步實現經濟發展的全面轉型。

在工業發展的進程中,璧山生態工業園成為其最大的特色之一。璧山縣長吳道藩表示,璧山正積極探索走深綠型城市發展和生態工業相結合的發展道路,工業園區一貫秉持「環境就是資源,就是資本,就是生產力」的發展理念,堅持高起點規劃、高標準建設、高門坎准入、高水平管理,建成一個「森林圍廠、林在廠中、廠在林中」的生態工業園,充分演繹工業與園林的奇妙結合,而今,通過超越城市建設的方式,著力打造生態環 境,開創園區園林綠化建設新模式取得顯著成效。漫步於璧山繁忙的工業園區,清新的空氣、宜人的環境,讓人流連忘返。

數據顯示,璧山工業園區已有生產企業807家。今年1-10月實現工業產值832.5億元,全年有 望突破1000億元大關。此外,璧山已規劃建設20平方公里生態工業園區,建成重慶台商工業園和微電園拓展區。目前台商工業園已引進包括全球食品領軍企業 台灣統一食品、全球筆電機殼生產領頭企業展運電子、全球最大計算機鍵盤鼠標生產商精元計算機、全球最大筆電樞軸生產企業新日興公司在內的50家台資企業, 總投資129億元,全部投產後可實現產值429億元。

如今,璧山工業園區每年要接待上百個外地參觀考察團,為了保證生態環境,璧山堅持以綠色、環保、可 持續為重要標準,變過去的招商引資為擇商引資,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水青山,把那些不集約利用土地資源,不符合產業發展佈局要求的項目堅決拒之門外,真正 做到了寸土引寸金,寸土產寸金。

生態文化:厚德崇文 儒雅大氣

「我眼中的璧山『美不勝收』,我心中的璧山『相見恨晚』。」 91歲的著名詞作家莊奴自從參觀過璧山風貌就一直對這座城市讚不絕口。他說:「當年寫《小城故事》這首歌時,心中並沒有一個特定的對象,現在我終於找到了心中的『小城故事』,請允許我正式把《小城故事》送給璧山。」在即興創作的《璧南河的故事》中,這位享譽世界華人圈的著名詞作家忍不住再三吟唱:「河邊的 人兒在散步,人兒呀好快樂。每一個人兒都讚美,美麗的璧南河。」離開璧山前,他還送給璧山一個雅號:中國的「小而美」。

璧山是一座文化底蘊深厚的小城,歷史上出現過兩個狀元、十餘個翰林,還湧現了文學家江朝宗,法學家江庸,醫學家張安欽、汪代璽,舞蹈家胡果剛等宗師巨匠,郭沫若、呂鳳子等人也曾久居於此,留下了大量珍貴的文史資料。

范明文表示,「『千年文宗』是我們最寶貴的財富,也是璧山最突出的比較優勢。」改革開放之初,璧山 一度成為渝西片區最落後的地區,但璧山人不願意在傳統的模式上「跟跑」,而是選擇了一條「以文化人,以人制勝」的發展道路。「我們凝煉了『厚德崇文,儒雅 大氣』的璧山精神,確定了『不比規模比特色,不比高樓比文化,不比洋氣比內涵』的發展思路。」2011年,璧山縣地區生產總值實現208.3億元,人均 GDP首次超過全國和重慶市的平均水平,農民人均純收入連續14年居重慶各縣第一。

為了提高民眾素質,璧山啟動了號召市民文明禮儀活動,既包含曝光台「看看他是誰」,又有印著「一路文明風,滿目和諧情」的雨傘、環保購物袋和垃圾桶,參與者人人有份。